网站地图
所在位置:首页 > 要闻 > 全国 > 正文

铲除村庄里的腐败之三:村里“能人”贪腐记

发布时间:2014-11-06 22:10:45      来源:央视网       
摘要:在城中村改造的过程中,商人为了拿到地,使出了浑身解数。而很多掌握村集体土地的村干部们,便利用手里的权力,发着不义之财。1000米村级公路50万,村支书虚报上百万;有面子,讲排场;你听说过见到熟人发红包,不认识的人也随意发红包吗?原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沙石村支部书记,贪污公款、职务侵占多项罪名,获刑十二年。

[近年来,我国相继曝出了“广东汕头某村支书大肆圈地建豪华坟墓事件”、“河南开封某村委主任拳头开路违法圈地建别墅事件”、“湖北武汉一村支书圈地建豪宅事件”以及“浙江温州某村干部私分安置房事件”等一系列暴露于农村的腐败事件。据统计,今年1月至7月,全国检察机关查办征地拆迁和土地审批出让、涉农资金管理使用、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资源开发、扶贫、环境保护等涉农重点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案件8874人,占查办涉农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总人数的80.5%。预防村干部职务犯罪迫在眉睫。]

石沙村村支书被举报贪污 检察机关调查结果却出乎意料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,是上海周边的一个小村庄,石沙村所在的长兴岛,是候鸟的栖息地,素有“橘乡”、“净岛”、“长寿岛”之美称。这里距离上海市区很近,只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,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丰富的自然资源,使长兴岛的旅游业再近几年得到了充分的开发。

长兴镇石沙村,由于地理位置好,生态环境好,所以近几年的发展也非常迅速,大量的资金涌入到美丽的小岛上。10月底,当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来到这里时,闯入我们镜头的是一排排漂亮的小楼,宽阔的马路,农田里村民正在忙着收获柑橘。

记者:你们这儿橘子真大。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村民:是啊,肥料搞得好。

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村庄,三年前,却发生了一件让所有的村民震惊的事,村里的支部书记陈永才被抓走了。消息一传出,立即在这个小村庄引起轩然大波。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村民:他是要面子的人,他非常要面子的人。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村民:他是什么事情都不和村民说,这个人做事是很怪调的。

记者:怪调是什么意思?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村民:他要骂人的,他要这样说了,你要那样说了,他要骂人的,不敢的,人家都不敢说话。

石沙村村民对被抓走的村支书陈永才的看法基本上都是一样的,武断专横、唯我独尊。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村民:当上领导以后,他的自尊心很强,你老百姓的话可能也听不进去,讲也没用。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村民:做事就是他比较说了算。

那么陈永才到底是因为什么被抓走的呢?

2011年,崇明县检察院反贪科,收到了一封石沙村村民写来的举报信,举报的内容清晰明了,石沙村党支部书记陈永才贪污。

上海市崇明县反贪局副局长唐大生:反映的第一个,就是自己给自己在上海买了多少房子,还有就是乱用村里的钱,还有村里07年的时候,比如说有一个就是在宝山的一个厂房动迁以后,补贴了多少钱等等等,有很多的东西,反正这个帐目,老百姓说不清楚,他需要知道这些钱到底哪里去了。

一个村支书,真的敢动用村民的补贴款给自己买房子,这个举报让从事反贪工作近30年的唐大生一下子警觉起来。与此同时、崇明县检察院、纪委也都收到了举报。

这份举报信引起了各方的重视,根据举报信提供的线索,检察机关迅速成立了专案组,对石沙村党支部书记陈永才开始进行调查。那么,村支书陈永才真的会贪污吗?按照村民的举报,办案人员首先对村支书陈永才是否在上海购买几处房产进行核实。经过近一个月的摸排,调查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唐大生:查陈永才的房产,并没有发现陈永才买多少房,他只有买了一套房,而且一套房价值也不高,才80几万,80几万他贷款几十万,所以这个里面并没有发现很多问题。

村民举报信上所反映的第一个问题,村支书陈永才在上海有多处房产,经过办案人员的调查并不属实。难道,举报信的内容会是无中生有吗?那么,群众所反映的第二个问题,很多钱不知去向,是不是属实呢?办案人员迅速调整了方向,对村里的账目进行调查。

唐大生:他做的账是很规范的,账上没有看出什么东西。

上海市崇明县检察院、反贪科、纪委同时接到了村民的举报信,反映了石沙村支部书记陈永才有2个问题,第一在上海购买多处房产,第二,有大量资金不知去向。但是经过调查发现,村民们反映的两个问题,办案人员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。难道村民的举报有假?村支书陈永才是被冤枉的吗?

办案人员仔细排查 发现蛛丝马迹

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,办案人员再次对村里的财务账进行了仔细的排查,终于发现了一条蛛丝马迹的线索。

唐大生:莫名其妙有一笔钱出去。

这笔从村财务账上被转走的钱共计60万元,但是账面上并没有标明60万元的用途,那么,这60万元到底是什么钱?为什么被转走?又会被转到哪里呢?为了弄清真相,办案人员开始了明察暗访。

在走访中办案人员了解到,陈永才从1996年开始当石沙村的村主任,之后村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一肩挑。陈永才不仅工作作风霸道,且有很强的江湖气,在全村可谓“一手遮天”。村里的账目,村民大多都不清楚,但对此也都是敢怒不敢言。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村民:这个账务、财务又不是公开的,老百姓怎么知道呢?所有情况哪里搞什么活动,哪里搞什么企业什么开发什么东西的,不可能向老百姓讲一下,也可能村民代表也不知道,说实在的话。

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:就等于他一个人全部把控了整个。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村民:对啊,整个把控了。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村民:也是一个败家子,贪污了老百姓多少钱,老百姓恨他啊,不过也没有办法啊,如果这些钱不被他搞掉,我们这些人都享福了,对不对。他们说贪污了几千万,到底是多少我们也不知道。

调查时,村民们说,村支书陈永才尽管武断,但是也为村里做过很多事,比如,修了一条村级公路。

这条只有一千米左右的村级公路,就是当年陈永才负责建成的。办案人员调查发现,这条看上去不起眼的马路,居然花掉了上百万。那么,这上百万的资金和村财务账上不翼而飞的60万元会有什么关联吗?顺着这条线索追查,办案人员会找到什么证据呢?

经过仔细排查,办案人员掌握了修路的来龙去脉。2006年,石沙村准备修建一条长约1000米的村级公路。村支书陈永才是项目的主要负责人,为了修路,他找到了长兴镇村建办主任孙建忠。按照预算,修这条村级公路要花多少钱呢?

唐大生:这个是53万,他的预算的,52万。

仅仅是52万元的预算,最后却反映出花掉上百万。多出来的50万元是什么钱呢?

经过调查,办案人员终于发现了其中的秘密。2006年石沙村修建村级公路时,村支书陈永才与长兴镇村建办主任孙建忠采用虚增工程工作量,签订虚假合同等方法,将工程造价提高。

唐大生:然后孙建忠跟陈永才谈生意了,谈到最后呢,,签了79万,是这个合同。

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:到最后呢?

唐大生:到最后就把这个标的改成了,这个看不清楚,改成了102万,是这样子的。

经过多方排查,在掌握了大量证据之后,2011年4月19日晚上,办案人员做出了决定。

唐大生:对,逮捕他。

一条1000米长的村级公路,预算52万元,最后却花掉了上百万元。顺着这条线索,办案人员终于发现了村支书陈永才贪污的秘密。那么,陈永才对多花掉的钱会做怎样的解释呢?

不存在的“石费永”“赵商用”两人却花去100余万元。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原石沙村村支部书记陈永才:那我用掉了1000多万,我这几年赚到了多少,你帮我算了吗?

2011年4月19日办案人员对石沙村支部书记陈永才进行了批捕,并连夜进行了审讯。对于反贪科工作人员提出的各种犯罪证据,陈永才拒不承认。一直声称他花的钱,都是自己挣来的。

陈永才:这样用的钱,也是我为村里找来的钱。

经过多方调查,办案人员还发现,陈永才拿着村里的钱,大手大脚。在饭桌上,见到熟人就发红包。对于这个说法,陈永才却辩解说这么做都是为了工作。

陈永才:你平时不跟别人做这种事(送红包),哪里有好处给你,哪里找得到钱啊。

当办案人员把证据一一摆在陈永才面前的时候,陈永才又坚持说自己所做的事,所花的钱都是为了村里的发展。

陈永才:懂什么法,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陈永才始终认为,自己是村支书,自己掌管着村财务,村里的钱就是自己的,理所当然。

唐大生:当时就是难点在哪里,提出这组证据之后,就觉得这里边到底有没有贪污,他是从来不承认自己从中拿钱的,他从来没有说我自己从中得到过任何好处,费用用了不少,但是我都是用了村里面去用掉的,因为他们村里还有一个业务就是做招商的。

经过审讯,办案人员还掌握了陈永才挪用公款的事实。

唐大生:寻找的突破口,其实就是从几张白条,就是赵商用的,石费永的,因为我们感觉这个额度相对来说比较大一点。

除了2个大额度的白条之外,办案人员还发现了两个名字,一个叫赵商用,另一个叫石费永,那么这两个人是谁?他们与陈永才又是什么关系?

唐大生:但是石费永这个名字和赵商用这个名字,查下来,这个不对,而且不知道这两个人。其他的人他们都有名有姓的,但是这个赵商用这个人没有,石费永这个人没有,正因为没有这两个人,所以我们觉得这两笔钱是不是,当时怀疑是不是贪污了,这个完全有可能的,所以从这个疑点上面去往下查的。

为了尽快查实真相,办案人员迅速来到石沙村找到村里的会计进行询问,得到的答复不仅出人意料而且很荒唐,赵商用和石费永这两个人根本不存在。

唐大生:赵商用是什么,它的意思就是招商用的,所以取了一个谐音叫赵商用,其实就是招商用掉的。这个钱套出来了,套出来以后,放在这个出纳那个地方,然后他去用。同时又用了一个就是石费用,石费用是什么意思呢,就是石沙村的费用,叫石费用,他是通过这种手段。

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:这笔费用大概,你们当时查的多少钱,费用是多少?

唐大生:这个招商用的钱是66万,石费用的钱是40几万,42万多一点。

在大量证据面前,陈永才终于承认了套取资金的事实,不过他表示,这些钱他没有自己贪污,而是用在了村里的各项支出,对此村里的其他干部也是知道的。陈永才的话是不是真的呢?他们迅速找到村里的干部已核实,而调查之后,村里的其他干部也纷纷表示知道这件事。

唐大生:掌握证据之后我们觉得这个钱套出来以后哪里去了,所以在通过以前我们认为这些都是我们突破点,但是突破上去以后突然出现180度大转弯,这些钱,村里这些领导都知道,而且都是用于村里的正常开支。第一批存在我们调查下来,那天晚上我们也调查了,第一批确实也存在村里的确是正常开支,村干部也能够得到证实,所以。

记者:总共就12个小时,查了前几个小时,查了又都存在。

唐大生:很难,当时说实话很难。

不仅如此,陈永才还表示,每一笔花销都有账目,村会计记账时清清楚楚。

唐大生:就是一叠发票,很多。你要一张张帮他算,那个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那个时候你要把他理清,在两三个小时里头把这个帐理清这个帐是不可能的。

刚刚找到的突破线索,再次陷入僵局。

唐大生:当时就是转变一下方式,就是什么呢,这里面我们相信有问题,但是我们觉得先从比较容易的来,所以就转到了挪用公款这上面来,应该来说借钱这块他还是比较老实的,这块什么关系,借给他做生意的,这个是什么关系,这是给工人发工资的,这个是什么关系,用来还赌债的,这个是买车的。

根据办案人员掌握的大量证据,崇明县检察院对石沙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陈永才提起公诉。

案件公诉人李云平:已经是达到确实充分的这样一个程度了,但是我们审查下来,就是说他涉嫌了两个犯罪,第一个是认为他构成贪污罪。第二个认为他构成挪用公款罪。

至此,陈永才的犯罪事实终于尘埃落定:第一、贪污罪,2006年,陈永才伙同孙建忠共同贪污公款223941元,其中100000元被陈永才侵吞。第二职务侵占罪,2008年至2011年,陈永才利用职务便利,让石沙村出纳会计用公款为其还房贷的方法,侵吞公款85000元,2011年春节,陈永才私自将公款购买的油卡5000元送与他人。第三挪用资金罪,2007年至2010年,陈永才将共计517,408.08元用于营利活动,个人决定将公款50,000元借给郭某使用,超过三个月未还;个人决定将公款30,000元借给袁某用于还赌债。

李云平:我们核查下来,他就是说作为石沙村的党支部书记,村支书这样的职务,所以说他这个职务犯罪这方面的证据是比较充足的。

在充足的证据面前,陈永才也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。

陈永才:这钱本身是集体的,外面正好大家交交朋友,有这种想法是真的,但你问我什么性质问题,我这种也没有考虑也不会考虑,对我来说,你们这么处理我是心服口服的。

2011年11月21日,崇明县人民法院以贪污罪、职务侵占罪、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。2012年3月,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。崇明县长兴镇党委报请县纪委批准,给予陈永才开除党籍处分。

上海市崇明县长兴镇石沙村村民:他出了这么多事,把全村里的钱用的精光,愤怒的多,我不是说,我肯定是愤怒的,包括我肯定是也很愤怒的,这么多钱,你怎么挥霍的,太可怕了,太可恶了。

2013年,陈永才因涉嫌滥用职权被崇明县检察院立案侦查。其在青草沙水库工程征地补偿中,获得补偿款26,333,495元。经上海市司法会计中心司法鉴定,陈永才将青草沙水库工程中应用于村民镇保养老的专项资金14,479,262元挪作他用。截止2012年12月31日,石沙村尚有被征地人员安置补助费12,894,537元无法收回。

2013年5月15日,崇明县人民法院以滥用职权罪判处陈永才有期徒刑5年,于崇明县人民法院(2011)崇刑初字268号刑事判决联合执行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。

在大量事实和证据面前,原石沙村村支部书记陈永才终于承认了犯罪事实。铁证面前,一直认为村里的钱就是自己的钱,挪用公款、贪污、职务侵占罪,原石沙村支部书记陈永才被依法查办。那么陈永才又是怎样走上了犯罪道路呢?

陈永才:考虑到了村里的利益 我想多争取一点利益。

在青海省的某监狱,我们见到了正在服刑的陈永才。

陈永才:从法制的角度来讲的话,我承认从这个方面的话,为了村里小的利益触犯了法律,这个东西我是承认的。可是我考虑了一个是跟上面的领导关系的衔接,第二个考虑到了村里的利益,再加上我村里本来那个时候也不是很富裕的前提之下,我想多争取一点利益。

陈永才告诉我们,在石沙村,虽然很多村民怕他,但他从不觉得自己的工作方式有错。

陈永才:从这个夸张的角度来讲的话,这个是比较独裁,反过来讲,你这个人在村民里头怕你也好,这个人家是比较敬佩你,欣赏你。最简单的就是说,我们打个比方说,如果我们这个村主任讲话没人听,那这个村主任是不称职的,而我村里作为一个书记,我能够讲话,人家都能听我,人家搞不定的事,我只要一句话,他们解决半天的话,我可以5分钟解决这个问题。

说起自己以前花钱大手大脚,红包随便派发的问题,陈永才认为,他从不知这是犯罪,他认为拿着钱发红包,一是有面子,讲排场,二是可以多交朋友好办事。

陈永才:所以说红包问题,像我信封里的话,一堆信封都是藏好的,身上没有五六万的话,起码得3万是有的,有这个要求人家,特别是现在求人家特别多。像我进来之前特别是一个招商引资,招商引资所谓招商引资,就是看你的人品,你的人品好了,就给你,所以你说他这个过程当中,你没有红包的话,你这个人一毛不拔,相信人家不会说,我会到你这边来。这个就像钓鱼一样的,我要先放长线后钓鱼,当然我这个,很大的鱼我没有钓到,我已经钓到这里(监狱)来了。

在采访时,陈永才一再表示,在监狱里,他反省了自己的罪行,一切都已为时已晚。

陈永才:这次进来受到国家的管制,从我人生过程中起码是一个污点,如果我知道这里来进来的话,这个事情我也不可能这样做,我何必呢,如果说现在从头再来的话,我肯定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的框架来做,我不会逾越一步。

在对陈永才案件进行调查时,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了解到,今年1月至7月,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发生在涉农领域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1020人,占同期立案侦查贪污贿赂犯罪案件总人数的37.8%。

记者:类似这种案子现在多吗?

唐大生:我们崇明县来说类似这种案子是比较多的,现在主要特点第一个就是现在国家的补贴款比较多,第一个村村通建设,在发包工程上面合伙贪污;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这里比较多的种粮补贴,绿肥补贴,有很多补贴。

据统计,今年1月至7月,全国检察机关查办征地拆迁和土地审批出让、涉农资金管理使用、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资源开发、扶贫、环境保护等涉农重点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案件8874人,占查办涉农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总人数的80.5%,预防村干部职务犯罪迫在眉睫。

李云平:就是说村里边没有健全的财务制度,也没有监督,就是像陈永才这个案子,他为什么能够一手遮天,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这个公款,他一个人说了算,这笔资金他说这5万我用掉了,那会计就入账,说5万用掉了,也没有人追究他你这5万用在哪里。

李云平表示,最大程度的避免小官大贪的案件发生,既要事后惩罚,还要有过硬的制度、有力的事前预防监督。此外还要建立健全农村集体资金、资产、资源管理制度,大力推进村务公开,切实维护群众的知情权、参与权、监督权,规范和制约村干部的行为,最大限度地减少村干部腐败现象发生。

李云平:我觉得还是最主要的还是加强监督,健全财务制度,也就是说你这个村里面的这么多资金,肯定不能是说让某一个村干部一人说了算,或者说某一两个人说了算,这样子的吧,每一笔资金的出入,都应该有一个比较明细,比较明确的记载,不能说村干部拿一张白条就把这个钱支出去了。